新闻是有分量的

其乐娱乐场_百花仙子居然是个男人?!司木上神

其乐娱乐场 > 其乐娱乐场 >  
2017-06-14 15:41
栏目:其乐娱乐场
TAG: 作者:其乐娱乐场-小编

  文颜泽七

  微信公众号红颜手札

  “红颜手札”每天为您推送文章

  “张小白,站住,我保证不打你。”话音未落,一只鞋子便已贴着张小白的面门堪堪飞过。运足功力准备飞离司木殿大门,无奈被身后之人一个定身诀给定住了。

  所以在离门口那只大黄一尺远的地方,张小白凶神恶煞、呈冲锋状态被困在原地。南木笙绕到她跟前掐着她的脸蛋邪笑,那笑能把人千年的老寒腿给勾出来。

百花仙子居然是个男人?!司木上神,六界的三观被你撼动了!

  “张小白,你跑得挺快呀,敢动我的头发,在柴房里待到我头发长出来为止!”最后,张小白以那个不堪入目的姿势被人扛进了柴房。

  事情的起因相当复杂,总结起来就是,最近出了一件六界八荒都知道的大事,便是帅得惊天动地的司木殿始祖南木笙出关了,你没看错,首届司木上神,也就是俗称百花仙子的鼻祖,居然是个男人,这还是微微震撼了一下六界的三观。

  还有那么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,便是司药仙女将衣钵传给了自己的首徒张小白。

 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师父拽着小白的手,言语哽咽:“我大限将至,众弟子之中,为师最疼爱的就是你。”

  小白提醒她说:“师父,您就只有我一个徒儿。”

  听说美艳不可方物的司木上仙回归,需要招几个仙侍伺候,故而司药殿的仙童纷纷辞职,往那边挤去了,这司药殿人丁凋零,早已不是修仙求道的热门专业。

  师父尴尬地咳了几声道:“为师传你这颗天蚕豆后,你就是新一代司药仙子了,你要将门楣发扬光大啊。”师父说完就化作一阵风不见了,只留下那颗蚕豆和孤苦的小白相依为命。

  她看着手中那颗刻着“天蚕豆”三个字的普通蚕豆,才知她们这师祖有多不用心,别人家祖传的都是神珠仙玉,连司膳殿都有口大锅,怎么到了她这儿就只是颗个头稍微大点儿的蚕豆。这一天,张小白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
  要将司药殿发扬光大,必须从根抓起,司药殿清冷至此的原因,归根结底是闭关修炼了一万年的司木上仙出关抢了生意,她必须打败这个老东西,才能在仙界争得一席之地。九百九十九年道行的张小白要对战万年上仙,这个阵容听起来就很刺激呢。好在大家都不认识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,于是她打定主意,决定收拾行李潜入敌人内部,让胜利的花开遍司木殿的山头。

  面试那天恍若选美大赛,天界叫得上名号的美人都在司木殿门口排长队,隔着三里就能闻见美人味,张小白此刻脂粉未施,混在一群妆容精致的仙女中间,像个粗制滥造的残次品。

  大总管指一指她:“最土鳖的那个,出列。”

  迎着众少女羡慕嫉妒恨的眼神,小白扭着小蛮腰娇羞地走了过去。

  总管僵着老脸问:“好好走路别瞎晃,你都会干些什么?”

  “劈柴放火,抓贼遛狗,无一不精。”

  那人一个眼神,张小白便被放进了大门,门外一干人等哭红了双眼。

  从此,南木笙专爱丑女的独特品位传遍了三界,大家觉得他可能要引领一种新的审美趋势,于是纷纷担心自己生的女儿不够丑。

  那天,张小白在大殿之上见到了南木笙,她觉得他应该换个名字,改叫万物生算了。张小白从没见过长得那么好看的人,他一笑,简直就是十里春风迎面吹,路边的野花都受不了啊!

  他问:“姑娘几岁?芳名为何?家住何方?”

  小白这才滋溜起口水,高傲地昂起脑袋:“大名张小白,年方九百九十九,住哪儿就不告诉你!”

  “张小白,这名字真接地气。”

  小白解释道:“听说我娘生我时有道白光闪过,所以我叫小白。”

  南木笙嘴角一挑说道:“那要是生你时有只鸡、猪跑过,或有个挑粪的路过,那你得多惨啊。”

  小白告诉自己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然后吸了好几口气,才忍住把他拍成酱饼的冲动。

  “来,说说是什么让你走进了司木殿这个大舞台,是梦想还是雄心。”南木笙像个导师似的捋了捋秀发。

  她的雄心壮志就是打倒司木殿,让上仙你没人疼没人爱!然后小仙们纷纷投到自己的怀抱,从此走上人生巅峰,成为众殿第一上仙,哈哈哈……想想真有点儿小激动呢。

  小白三秒落泪的技能此时派上了用场,她一抹眼睛:“我身世凄苦,父母双亡,被师父养大,此生最大的梦想就是给上仙打扫卫生,我这条腿曾因病痛折磨一度不能站起来,昨日听人说上仙要招长工,是我的意念支撑着我一路走到了这里。”

  上仙果真被打动了,于是小白被分配给他拖地。

  她放下拖把,偷偷摸进寝殿时,南木笙正在午睡,那仙姿玉容,可不就是为了引人犯罪的,于是小白坏笑着将魔爪伸向了他……啊呸,是他那一头长发。男人嘛,三分靠脸蛋,七分靠发型,想必顶着西瓜头的木笙上仙一定会让不少仙女望而却步。

  可不想小白只剪了一剪子那人就醒了,于是便出现了开头那鸡飞狗跳的一幕,南木笙顶着半长半短的杀马特造型,满院子追杀张小白。小白万万没想到的是,世人对时尚的追求如此盲目,不过两日,三界便纷纷效仿南木笙那颇有创意的造型,听说连太上老君都剪了个和南木笙同款的时尚发型。

  小白捶胸顿足,深感生活无望时,柴房内照进了一丝丝曙光。南木笙捂着鼻子走了进来,他用蔑视的眼光看着张小白。

  “别捶了,本来就没东西,再捶就凹下去了。”

  小白审视了一下自己的身姿,留下了屈辱的泪水。

  “张小白,怎么别的仙子哭起来都是梨花带雨的,到了你这儿就像灌汤包在漏油呢!”

  小白装模作样的泪水立马止住了,她发誓,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,她一定选择剪掉他那条小毒舌。

百花仙子居然是个男人?!司木上神,六界的三观被你撼动了!

  小白被放出了柴房,众人纷纷感谢她给上仙设计了那么一个时尚的发型,甚至连玉帝都给她送了一面年度最佳造型师的小红旗,并且旁敲侧击地想要挖她为御用造型师。

  可张小白是谁,大业未成,她不能走,于是她选择继续给南木笙拖地。拖着拖着,她发现前面洒水的那位遮遮掩掩的大娘,像极了羽化而去的师父。她将那人拽到身边时,心情是无比激动的。

  师父把她按到墙根下说道:“小白,我在这里的事你千万不要说出去。”

  果然是师徒同心,她老人家不惜装死,忍辱负重,到这儿当卧底来了,和师父比起来,她这点儿牺牲算什么。

  “师父放心,我一定会为您的身份保密的,我们师徒同心,其利断金。小白眼里充满了希望。

  师父眨了眨眼,想想也对,瞬间满面桃花地说道:“我成仙时都这把年纪了,没什么指望了,想我年轻时,也是药草界的一朵狗尾巴花啊!”

  天呐,师父太励志了,一把年纪了居然想牺牲自己,勾引上仙,小白眼里的崇拜如滔滔江水,快要突破天际了。

  她老人家接着道:“这是为师此生最大的遗憾,小白你还年轻,要加油,师父思想上支持你。”师父不愧是指引她人生方向的一盏明灯,教育她要使用美人计色诱上仙,使之身败名裂,她要舍弃小我,顾全大局。

  小白含泪握着师父的手道:“徒儿多谢师父的指点。”

  分别之时,师父的内心是澎湃的,她一把年纪潜入司木殿,本想和那玉树临风的上仙来场欲生欲死的黄昏恋的,可谁知小白也来了,年轻就是好啊,算了,机会还是留给年轻人吧!殊不知小白的内心更加彭拜,有师父指点迷津,看来打倒南木笙,人生巅峰近在咫尺。

  当夜,她便画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妆容,潜入了南木笙上仙的寝殿。此时的他正一身紫衣伏在案上看书,他的头发又长长了,就那么随意地披散开来,昏黄的灯光照得他唇角眉梢都那么温和,整个人就像一幅画,美得让人移不开眼。小白使劲儿甩甩脑袋告诉自己:不能再看了,再看就变成南木笙色诱她了,她才是今晚欲行不轨的女主角,不能搞反了。小白拉开幔帐,踮着脚尖靠近他,木笙上仙似乎睡着了,搭在眼睑上迎风颤抖的浓密长睫毛,真让她好生羡慕。

  可人都睡着了,怎么诱?

  小白撩起袖子一巴掌拍在桌上:“上仙你醒醒。”

  南木笙一惊,差点儿从藤椅上滚下来惊道:“你这妖物脸上五颜六色的,进我殿内有何企图?”

  很好,看来她这精致的妆容成功地引起了上仙的注意,接下来,上仙一定会扑过来压倒她,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小白脸蛋儿一红,脸上的色彩更加变化多端了。

  她妖娆一笑,靠近几步:“上仙,我是小白。”

  南木笙看到她咧着猩红的嘴唇冲自己笑,修炼了几万年的内丹还是不自觉地抖了几下,他痛苦地转过了头:“你这次是想吓死我吗?”

  小白觉得他这是欲迎还拒,便也跟着转过去:“上仙,色诱一个行不行?”

  南木笙有些难以置信,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没羞没臊吗?难道在世人眼中,他风华绝代的木笙上仙眼光已堕落至此了吗!就在小白的小手拽上南木笙的衣襟时,他将她一把抓起抡出了殿外,那力道让小白在地上滚了足足三圈才停下来,声响自然也是不小。

  不过小白觉得,上仙一定是年纪大了,心脏受不了如此良宵的刺激,才会一时反应过激,失手将她扔了出来,一定是这样的。

  小白看上仙昨夜过于激动,怕他伤了身体,便给他炖了一只雪鸡,为了表达爱意,还顺便加了一棵思君草。

  小白觉得南木笙一定是懂她的,不然怎会刚过一时半刻就要召她相见,小白喜滋滋地迈着小碎步进殿时,上仙正白着脸在床上打滚儿。

  他颤抖地指着小白:“你在我的膳食里加了什么?”

  看来上仙是明白了她的爱慕之心,色诱就要成功了,小白娇羞地搓着手帕说道:“上仙,你懂的啦,人家不好意思说。”南木笙面色由白变红,在小白看来,那是爱意浓时的娇艳欲滴。殊不知,此时上仙被她搞得万年道行差点儿破了功,一口心头血就快喷出来了。

  “不管你放了什么,快去给我弄解药,这一整天的,可拉死本仙了!”

  她这才反应过来,医书上说,雪鸡加一截思君草,可通便润肠,可她要表达的爱意实在太浓,便加了整整一棵!还好上仙法力高深,不然怕是老命难保。

  不出半炷香的时间,小白便熬好了解药,可上仙在外人面前也表现得太明显了,拉得都说不出话了,还非要喝她尝过的那一碗。

  南木笙看她试过,才敢接过她手中的解药一饮而尽,他要防着点,这个女人不是想吓死他就是想毒死他。经此几番波折,南木笙元气大伤,睡了两天,他命人牢牢看着张小白,以免她再做出什么幺蛾子,可在小白看来,这是他怕她跟野男人跑了。

  接下来,小白一千岁的生日就要到了,她偷听南木笙和文曲星君谈话时得知,仙界的男女可以在这一日去月老庙求红名。所谓红名,就是把思慕之人的名字写在红纸上,放在荷包里贴心口的地方,以表达情深意坚。

  张小白跪在月老庙,果断写下了南木笙几个大字,月老看了一眼,再三确认小白是不是真的要红名,小白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。绝对是他,绝对要。

  这红名果然有效,在回家的路上,小白远远就看到木笙上仙朝她招手。

  “听说你去月老庙求红名了。”

  “是啊,我写了上仙你的名字。”小白笑起来一脸明媚,看得南木笙的心也跟着明媚起来。

  他说:“自开天辟地以来,你是第二个人,第一个是七公主为董永所求。看来你对我是真爱啊!”

  南木笙走过来将她逼到梧桐树下笑道:“哎,你真愿意将仙寿分给我一半啊?今后我若老了你也会跟着老,我若伤了你也会疼痛,我若死了你也不能独活,原来你对我已情深至此。”演讲发表到结尾时,他还象征性地赏了小白一个吻,然后心花怒放地飘走了。

  难道这不就是她想泡上仙的一种更高调的表现手法而已吗?小白一脸疑惑。他每说一句小白的嘴巴就张大一点儿,最后都可以塞个鹅蛋了。原来这老头子是故意算计她的,原来并不是每个一千岁的人都会去求红名的,这么严重的事情,为何没有人告诉她,上仙那么老,她还那么小,一块儿死了多可惜。

  小白再次捶胸顿足,飞速跑回月老庙问能不能不要这红名,听见月老说,要反悔就会灰飞烟灭时,小白腿软得站都站不住。

百花仙子居然是个男人?!司木上神,六界的三观被你撼动了!

  小白回房写了满满十几页宣纸,向大家控诉南木笙如何嘴贱,如何不懂得怜香惜玉,如何欺男霸女,如何为富不仁,如何为老不尊,如何骗取私人感情等等。然后趁着月黑风高,刷上浆糊贴在了南天门及天宫的各个醒目的角落。等人们见识到南木笙的真实面孔,一定会为自己过去对他的痴迷而感到羞耻的,到时候他们一定会选择跟着她这个充满智慧的司药仙女混的。

  不成想第二天一早,太上老君那头从小仰慕她的青牛抓着宣纸,对小白哭着道:“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女孩。”

  小白抢过纸张一看,上面暴打侍女,夜半思春的故事文笔都很好啊!唯一不足之处就是情急之下,把落款写成了此人就是张小白,糟了,这辈子她嫁个好人家是没什么指望了!看着掩面而去的青牛哥,小白的心在滴血。

  正在一旁晃着二郎腿的南木笙叹了一口气道:“啧啧啧,小白,枉我如此宠爱你,你竟做出这般不知廉耻的事,我对你太失望了。”

  小白想通了,美人计苦肉计三十六计统统不管用,她体内有个声音在怒号:“掐死他掐死他……”正当小白想要将双手伸向他那纤细优雅的脖子时,玉帝的旨意响彻了天际,今年千岁的仙人都要下凡历劫了。

  小白从复兴无望的哀怨氛围中回过神时,她很想问问:上仙,我朝你扑过来,你不准备以十八般武艺迎敌,反而朝我噘着个嘴,你是几个意思?好在小白及时收住了手。这老妖孽又想黑她,没错,他一定是在暗中安插好了人手,然后将这一幕公之于众,告诉别人她张小白强制猥亵上仙。呵呵,她才没那么傻呢。

  于是小白拍拍他衣领上的灰尘扬长而去,留下气得鼻孔冒火的南木笙,在她散发的阵阵药香中凌乱。小白收拾行囊时,心中充满了梦想破灭后的失望和无奈,南木笙见她这番样子,心中很是不忍,他拉过张小白压低声音。

  “你知道我司木殿几万年来都这般繁荣的原因吗?”

  小白摇摇头,不是因为他们花神一脉颜值颇高吗?

  南木笙音量压得更低了:“我们是有秘诀的。”

  小白内心的梦想再次燃起了小火苗,皇天不负有心人,她终于要获得核心情报了。

  上仙凑在她耳朵旁说道:“秘诀就是下凡历练时,打不过拔腿就跑。”说完时还顺带在小白脸上啄了一口,一溜烟儿跑了。她辛辛苦苦地混进来,还拖了那么久的地,结果遇上了骗劳力又骗美色的老妖孽,怎么办?小白捂着脸,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。

  别人下界要么是在豪门王府当客卿,要么是在画舫做美人,总之,结识的都是侯爵美女,干的都是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。而张小白,选择了成为一名兽医,众仙对此十分不解,可小白说了,职业不分高低,阿猫阿狗和她都是有尊严的。

  而木笙上仙对她这朵仙界奇葩,不仅没有怒其不争哀其不幸,还用行动对此表示支持。他满脸兴奋,壮志踌躇:“我已经一万年没有下过凡间了,张小白,我和你一起去,让我们共赴巫山云雨。”

  这突如其来的言辞着实让小白受到了惊吓,她小腿一抖,就从南天门跌了下去,众人还未反应过来,南木笙便跟着纵身跃下了。那一幕真是情真意切,感人肺腑啊!

  小白掉到地上时的第一个想法就是,这凡间的土真是柔软啊!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一点儿都不疼,不过被压在她身下的南木笙感觉并不是很好,他挺拔的小腿,折了。

  两人对视半刻,皆是五味陈杂。

  “张小白,我不该接你的,你太重了,得减肥了!”南木笙抽着嘴角,十分懊悔的样子。

  而张小白已经觉得生无可恋了,她错了,她低估了他的实力,她就不该潜伏在南木笙的身边,不在他身边就不会被他纠缠,就不会沦落到如此伤心的境地。她认命地把他背到了镇上,那人还不停地在她背上吩咐道:“张小白,你快点,天都快黑了,人家好怕怕的。”这个拖油瓶,总有一天,她得把他毒哑。

  小白凭借着并不精良的医术在当地兽医馆谋得一职,而南木笙就跟着她混吃混喝,他一天要吃一只肥鸡,张小白都快养不起他了。她推心置腹地说:“上仙,我觉得你应该出去赚点儿钱,不能再吃软饭了。”

  南木笙十分厚颜无耻道:“可我除了修仙,就只会卖笑啊!”

  于是第二天,整个城镇交通都陷入了瘫痪状态,人们纷纷聚集在小白家门口,一掷千金博君一笑。南木笙虽然失了法力,可仍是万花至尊,他一念心诀,枯萎的草便会在他手中复活,小小花籽便会在他手心开花。

  小白回家时,远远就看见一群姑娘正拽着南木笙的衣袖,而他跛着脚摇摇晃晃无处可避,不知为何,看他对别人笑,张小白感觉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激愤。

  “别碰,这个男人是我的。”这一声吼,震得整个巷子余音绕梁,久久不绝。

  人们都说可惜了,这谪仙般的人物竟从了这么个母老虎,可笑,那是他们不知道他低俗的人格和吃软饭的品质。可当小白看到院子里那一箩筐金珠时,自觉地去掉了后半句。

  小白十分不解地说道:“这些凡人真是太傻了,杂耍有什么好看的,还给这么多钱。”

  南木笙扶着她的脑袋道:“你才傻,人家看的是我闭月羞花的美貌。”百花仙子居然是个男人?!司木上神,六界的三观被你撼动了!

  从此变成张小白混吃混喝等着天庭召他们回老家了。余下的日子,木笙带着小白去看河川,去看大雪,还带着她在花灯下许愿。虽然他骂起小白来还是毫不留情,甚至给她取了个“傻妞”的外号,可也许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,小白对他再也讨厌不起来了!哪怕他说小白越长越圆润了,小白都能痴痴笑着往他身上蹭。

  小白想,从此她是离不开南木笙了,就算让她不做司药殿第一上仙,就做他身边拖地的,她也乐意拖一辈子,原来这美人计,也使在了自己身上。

  可不成想就在张小白历劫期限将满的前一夜,南木笙学人家书生救狐给雷劈了,他那一头长发被烫得焦黑,连张小白都快认不出他了。

  他黑着嘴唇对她笑道:“小白,我带你回家。”然后就晕了,张小白哭得惊天地泣鬼神,可这次他却没有醒过来嘲讽她。

  小白一如来时,扛着南木笙飞回了天宫,一路上她想了很多,如果上仙死了,她也会跟着死吧,可小白竟一点儿也不觉得应为此伤心,没有木笙上仙的天庭还有什么意思?小白感觉,她现在才是真正的生无可恋。她甚至想好了,要跟阎王爷说,下辈子她要做那个倾国倾城的美人,换南木笙一生都围着她打转。

  众人看到曾经如花似玉的木笙上仙如今像根柴火棍似的,差点儿没把张小白弄死。好在张小白的师父是真正的医术超群,她用那颗天蚕豆救活了南木笙。不过他要睡上一年才能醒过来。

  她始终有些搞不懂地问师父:“师父,你说为什么雷要劈他?”

  师父戳戳她的脑袋:“因为那是你的千年劫,本来是要劈你的,木笙上仙要替你挡下,自然是要加倍受痛,若是你自己受下了,疼是疼,但应该也能挺过来。”小白看着床上黑漆麻糊的人,再摸摸自己水嫩的小脸蛋,大家都是自己人,这雷神下手也忒狠了。

  “可是我明明求了上仙的红名啊,不是说同生共死吗?怎么我一点儿事都没有?”

  师父怒了:“你这么没心眼,还不学无术,谁喜欢上你估计得倒霉死。”

  原来,为了不让她受伤,南木笙强行使用仙法将两人的命数割断,后又为她受了仙劫,因而万年道行看起来才会如此不济。师父说南木笙要一年才能肌理重生,于是张小白就天天守着他,搞得南木笙都不好意思了,他可是个有偶像包袱的人。

  可人家张小白说了:“就算你化成灰,我也要守着你。”这话不知是喜是忧,说得南木笙竟无语凝噎。

  一年后,玉帝下了两道旨意,一是给张小白和南木笙指婚,另一道是说,司花司药本为同根,从今往后就两殿合并了,由木笙上仙与其夫人各司其职。

  人们看着张小白都说:“玉帝指的这场婚,真是替仙界积德行善啊!”

  这些人真是太过分了,怎么能这么说上仙呢!人老点儿有什么关系,重要的是帅啊!

  大婚那夜,十里红妆映红了天际,张小白披着霞帔竟比红霞还要美艳几分,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看着南木笙轻挑盖头,更是笑得合不拢嘴。

  他如往常一样给她梳理着她满头青丝,其实玉帝想合并两司之意他最初便知,张小白做的不过都是无用功罢了,他留张小白在身边,起初是想骗得她手上的天蚕豆,这样他就不必每隔一千年就沉睡一千年了,可后来,即便骗得了天蚕豆,他竟也真的中了她的美人计。

  他将她揽在怀里宠溺地说道:“张小白,虽然你傻,但今后你就是我的夫人了,我绝不会让人欺负你。”

  小白捧过他的脑袋在他嘴唇上重重印下一个吻,心想,她才不傻呢,如今她既实现了重振司药殿的伟大梦想,还拐得上仙入怀,她才是做梦都要笑醒的人生赢家呢!

百花仙子居然是个男人?!司木上神,六界的三观被你撼动了!